留白

我想把这一篇页首留白。

就空白

白得很干净,很彻底

所以你在阅读着空白的文字

就这样

表达我的无言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对小学生来说,写作是家课的一部份。小学四、五、六年级的时候大概是我这一生写过最多作文的时候,多亏大马考试制度,让学生非得写作文不可,否则大概也没几个学生会自愿爱上写作。

《我的自述》、《铅笔的自述》、《我的爸爸/妈妈》、《动物园/海边游记》这类型的作文大概是小学生最常写的吧!然而这当中又有多少分是真实的呢?就拿《铅笔的自述》来说,不可能一个小学生曾经是支铅笔吧?

想象力与观察能力是写作中必不可少的。我们很自然地知道《魔戒三部曲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哈利波特》都是虚构的。这些让人赞叹的作品中必不可缺的就是作者丰富的想象力。

记忆中,小学的教师办公室外有个“荣誉榜”。每次校方办了书法比赛、作文比赛等等,都会把佳作贴在荣誉榜上。感谢我的老师,我总是榜上常客,每天早上到学校经过荣誉榜前看到自己的书法或作文贴在榜上,总会沾沾自喜地高兴一整天。虽然现在已忘了到底写了哪些作文,不过当时也没有人在意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。就比如说,《海边游记》的开头总是写“今天风和日丽,爸爸心血来潮要带我们到海边游玩……”。生长在大都市,我想我第一次见到海边是不晓得写了多少次的《海边游记》后才去的。

上了中学以后所写的作文反而变少了,当时因为华文不是必修课,也不在正式课堂中,所以写作文的机会相对减少。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就是某位学长在甄选了发表在校刊的作文后,某日问我“文章里所写的是真的吗?”这突兀的问题令我措手不及,心想,呃,你以为是真的噢?嘴巴上回答:“当然不是。”虽然如今已忘了作文内容为何,只隐约记得大概是《一封信,寄给在天堂的婆婆》。呵呵,也许信的内容让学长感动了吧,但当时我婆婆还健在的很呢!这一件小事,让我至今想起时依然在心中窃笑。

就譬如一首歌,作曲家自然有自己心中所想,然而听众也可以自由地抒发自己对那一首歌的感受。文字的意义仅能由作者自己诠释,妄加臆测的结果还不如把文字留白。所以,不必费心从字里行间论断是非,这样还不如读一张白纸好了。

再说白一点,阅读作者的书并不表示认识作者本人。你总不能说读完了金庸全著等同于你认识金庸本人吧!

5 則迴響於《留白

  1. 罔若我寫爸爸的靈堂,而爸爸當時爸爸還活奔亂跳,其實是對面家的老伯走了,那場景的氣勢震撼了我,就想爸爸一生這麼寬厚,走時也必得這樣的場面,呵呵,小孩子的想法呀!

  2. 小學的時候,除了小作文,最常寫是週記。
    那時小小的腦袋沒有那麼豐富,寫來寫去總是寫天氣和上學的境遇。
    上了中學,開始寫較正式的作文,還是寫實的比較多,描述意境卻還是不懂得捏造幻藝。“純”得很!呵呵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